主页 > 话题焦点 >代孕制度不可贸然开放 >


代孕制度不可贸然开放

  • 2020-06-17
  • 181人已阅读

妇女、儿童团体联合声明稿

代孕制度不可贸然开放

2013/7/9

   是否该开放代理孕母合法无论在国内外都是争议相当大的议题,尤其是此制度所冲击到身体商品化之人性尊严问题、自主权及隐私权问题、以及当中的性别、阶级剥削等问题更是为各界所关注。在此之际,卫生署却出现黑箱作业的「人工生殖法」版本,除了将开放代孕制度的政治责任推卸在2012年所举办之「代孕制度公民审议会议」中19位公民的决议上,更试图把所有争议以「代孕契约之格式、内容及应记载或不得记载事项,由主管机关定之」一笔带过,我们认为其政策制定过程中政治操作手段极为粗糙、令人担心。这个诸多争议的「代孕制度」若贸然开放,势必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,因此妇女、儿童团体共同发表声明,沉痛呼吁各界能冷静再想想,千万不要让问题多多的代孕制度草率通过。

代理孕母本身面临诸多健康风险

  台湾女人连线表示,从健康的观点来看,怀孕生产本身便有其风险,包括:羊水栓塞、子宫外孕、不孕、植物人、死亡、胎死腹中、早产、不健康的新生儿等。代孕除了上述的风险外,还可能面临减胎造成感染或致死、多胞胎的问题。这些风险不是口头上的语言或统计上的数字,而是实实在在会发生的事情。此外,代孕不是孕母提供子宫而已,它是一个人10个月的生理、心理、生活及生命的全部投入,而她的先生、小孩、整个家庭甚至工作也一起捲入其中,深受影响。因此,为了满足不孕者的需求,让健康的孕母承受这些风险及複杂的处遇,不够厚道,也有违社会伦理。如果妈妈因代孕而死亡,那幺我们将如何面对她的小孩?

小孩将沦为“商品”

  儿福联盟担忧,孕育生命的过程本来就充满许多的风险与不确定性,若孩子出生后不如预期,如:身心障碍、发展迟缓或其他疾病,委託夫妻是否能完全接纳孩子的不完美?给孩子最好的爱与照顾?抑或是孩子在此时便沦为「物品」,被讨论瑕疵的原因与可能,而孕母此时便成为合理的代罪羔羊,双方争战过程中,孩子是否会有被排斥,视为「瑕疵品」,想要退货的可能?

  观察台湾目前人工生殖法的立法方向与精神,孕母基本上只是出借子宫之人,与孩子毫无关係,且亦无强调委託夫妻应与孩子讨论代孕之事,以及让孩子与孕母有所联繫之必要性。孩子的基本权益完全被牺牲与忽视,孩子对于身世知的权利在哪里?孩子未来要如何面对与接纳自己的身世?大人们自私的为孩子决定了他的生命如何开始及从何时开始计算,却无法解决孩子一生必须面对与背负的压力。

代孕制度将侵害人性尊严并造成阶级剥削

  开放代孕制度合法最根本的冲将便是身体商品化、人性尊严的问题。原本自由民主宪政秩序之核心价值乃为维护人性尊严、避免将人工具化,因此法律禁止器官买卖,也禁止蓄奴。我们国家也因基于对人性尊严及生命的重视,以及防止藉「利他」之名,行「买卖之实」的剥削行为,将活体器官捐赠限于五亲等内,不允许一般「善心人士」的捐赠。对于急迫并攸关生死并的「救命」需求我们都这样严谨地规範,对于想要有一个小孩的慾望需求,是否可以要比活体捐赠更宽鬆?

  台湾女人连线表示,目前找人代孕的价码至少100万起跳,在如此昂贵的价格之下,委託夫妻势必要找一位风险最小、最为听话顺从的孕母来代为生产,而经济困窘者自然会成为首选。因此实际运作上,代孕制度就会变成为有钱人设计的制度,让有钱人有特权可以出钱购买会伤害他人健康或死亡的服务,甚而买断提供者的身体自主性,将女人变成「生小孩」的工具,透过金钱诱因侵蚀经济弱势者的人性尊严。在台湾贫富差距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之下,更可能造成女性阶级间的剥削问题。

台北市女权会认为,医疗科技的植入,使女体成为婴儿生产线。生命的孕育一旦工具化,女性身体经验则将被忽视。尤其代理孕母除了出借子宫,还必须承受一连串的身体健康调适、心理与社会的压力;在分娩之后,孕母必须将胎儿交出,要求怀胎的女性对胎儿作情感切割是相当残忍的。代孕行为,也显现出委託者与孕母权力支配不平等,在权力不对等的情况之下,孕母的权利将容易被剥削,其隐私和健康都将因为外在的介入而失去保障。女权会希望能够重新思考医疗生殖伴随而来所花费的成本代价。当医疗生殖成为「不孕夫妇传宗接代」的唯一途径,这样的进步反而成为父权的複製以及延续。

 妇女救援基金会也表示,儘管不孕夫妻期望藉由此制度争取养儿育女之权利,然而孕母的身心安全、身体自主权、个人隐私权,以及不被化约为商品等身而为人应享有的基本人权,却绝不应为此而遭受忽视、剥夺。此外,孕母亦可能在怀胎十月的过程中,与腹中胎儿产生情感,致使在代孕契约结束后导致分离焦虑等心理压力。而这些问题,绝非单纯透过一纸契约即可解决。

  国民健康局多年来急欲开放代理孕母,然而,台湾现在究竟有多少人有此需求?而开放代孕制度对于整体人权及健康不平等的影响为何?相关评估至今却仍极为匮乏。但代理孕母的议题牵扯到许多不易解决的争议,因此更应该小心处理、谨慎与各界讨论。我们认为,是否应开放代孕制度应先有各界基本共识才能立法、绝不能草率开放,更不能违反「中央法规标準法」将人民权利义务授权「主管机关定之」,任其私自决定。

共同声明团体:台北市女权会、台湾女人连线、台湾展翅基金会、台湾妇女团体全国联合会、儿童福利联盟、妇女救援基金会、励馨社会福利事业基金会